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第0732章 鬥智鬥勇分享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祝吟东此人,江跃对他印象深刻。
在阳光时代,此人就是极具心机城府,在各种女人之间辗转,而且游刃有余。
获得特殊能力后,此人在乌梅社区更是将乌梅社区打造成一个私人王国。便是行动局的人进了乌梅社区,都要饮恨其中。
可见此人手段了得。
现如今, 他既然敢从那乌梅社区离开,怎么可能会被这么轻松灭杀?
要么,此人还有别的手段,要么此人发现以他一击之力,无法同时对付江跃跟林一菲,因此隐忍不出。
从刚才的战局能够判断出, 这个祝吟东是非常谨慎的人。
这一架打到这个份上,他的本尊始终没有冒头。打了这么久, 一直是操控各种白骨怪物和树人出来战斗。
这么一个老苟, 不可能如此轻松就被消灭的。
此人的狡猾和警惕程度,超乎寻常。
几番战斗,周围一片狼藉战场,满目疮痍。地面到处都是各种坑坑洼洼,凌乱不堪。
林一菲再次试图沟通了一下自己那些异虫和变异兽,依旧是毫无声息。
此刻她就是心再大,也知道多半是出事了。
原本仅存的侥幸心理,也荡然无存。
虽然这些变异兽并不是她所有的本钱,一批异虫对她而言也不算特别巨大的损失。
可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对方灭了,这让林一菲心里很不踏实。
如果说是诡异之树亲自出手,林一菲多少还能接受。可仅仅是一个祝吟东,只不过是地心族的一个代言人而已。
说不好听点就是一个高级一点的傀儡,竟也可以消灭她辛辛苦苦培养的变异兽,这让她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眼下对方又一直龟缩不出,林一菲甚至连对方长什么鬼样子都没搞清楚,这让她更有点不明不白的感觉。
被放逐的劣等生少年用异端技能成为无双
这种情况下, 她如何能够安心?
当下冷冷叫道:“姓祝的,地心族不是赐予你更高的生命层次吗?我看你的生命层次也没高到哪里去。倒活得跟头老鼠似的, 不敢见人吗?”
“你这种鼠辈,也配谈什么高级的生命层次?”
林一菲语气冷漠,竟出声嘲讽起来。
江跃听了这话,心里差点乐了。
想不到林一菲竟还有这一面,激将法都用上了。
不过这话听在江跃耳朵里,倒是深以为然。
跟祝吟东这是第二次打交道,直到目前为止,这个家伙藏头缩尾,还真是没有露出过真容。
虽然江跃知道对方是有意装神弄鬼,卖弄手段,但由此也确实可以看出,此人的确是非常谨慎。
说好听点是谨慎小心,说不好听点就是胆小怕死。
林一菲都开口了,江跃自然不甘示弱。
也跟着附和道:“祝吟东,有一种狗在家门口叫得凶,离开了家门口,就会夹起尾巴做人,比谁都老实。”
“离开了乌梅社区,你该不会也夹起尾巴不敢见人吧?”
不管激将法管不管用,江跃先激一激再说。
虚空中半晌没有回应, 仿佛那祝吟东已经败阵离开似的。
江跃和林一菲对望一眼,暗暗都是有些郁闷。
如果这祝吟东如此谨慎,一直不肯冒泡,要想把他找出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江跃刚才已经通过借视手段仔细搜寻了一番,始终没有捕捉到祝吟东的位置所在。
那么,江跃怀疑,这家伙即便还在现场,极有可能是躲在几百米外,甚至更远的位置。
那些操控的傀儡,只不过是他的手段罢了。
这种远程操控并不稀奇。
毕竟,诡异之树隔着整个星城的距离,都能吸收各地灵种的生命之源。这么点远程操控的手法,在祝吟东身上出现也不稀奇。
这种情况下,祝吟东苟着不出现,战局势必陷入僵局当中。
而且,以祝吟东的狡猾程度,谁知道他躲在暗处会憋出什么坏招来?
这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
即便祝吟东没有后招,就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
毕竟他俩的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消灭灵种。
被祝吟东拖在这里,显然就无法继续这个战略目标。
也许,这就是祝吟东此战的最大意图呢?
想到这里,江跃低声道:“林同学,这家伙干不掉我们,也许就想拖着咱俩。这么耗着,不是办法。”
林一菲显然听出江跃的意思,这是要打退堂鼓。
她也知道,离开不跟祝吟东纠缠是最理智的选择。可她的异虫和变异兽被莫名其妙搞了,就这么撤离,林一菲心有不甘。
恩怨没有了解,大仇还没得报。
江跃自然看出林一菲的犹豫,他也没说什么大局为重之类的片汤话。
因为他深知,跟林一菲讲大局为重,根本说服不了她。
“我们留在这里,主动权在他手中。我们离开,他如果背着任务,一定会跟着咱们,也许主动权就在咱们手里。”
江跃这一番话,直接用精神力与林一菲交流。
林一菲闻言后,显然有所触动。
美眸之中虽然还闪烁着犹豫之色,到底还是没有坚持己见,恨恨不平地朝对面瞥了一眼。
“祝吟东,你要躲在老鼠洞里不出来,今天暂且饶你狗命。不过你我之间的恩怨,可不算完。”
林一菲放下几句狠话,竟真的痛痛快快跟着江跃离开了。
两人迅速离开,而身后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仿佛一场恶战之后,祝吟东真的被他们惊退了似的,竟没有追击,也没有调动白骨怪物和树人前来阻击。
……
在宝塔后方,一道身影缓缓在一株灵种树干内钻了出来,赫然是一个表情阴狠的年轻人。
熟悉他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来,此人就是祝吟东。
祝吟东身形一晃,已经掠上了宝塔最高层,放目朝江跃他们离开的方向看去,目光有些难以置信,喃喃道:“竟然真的走了?这么沉得住气?”
显然,祝吟东对江跃他们果断地离开颇感意外。
在祝吟东看来,年轻人年轻气盛,这一场战斗不明不白,根本就没打出高下来。
没道理就这么离开啊。
他接收到的任务是消灭这两个祸害,阻止他们对星城的灵种发动攻击,保护星城的灵种。
就算消灭不了,那也得尽量拖住他们,不能让他们脱身。
祝吟东其实已经尽力,除了现身肉搏之外,他能用的一些招,基本都用过了。
不能说他没有更多的底牌,但剩下的底牌,基本上都是要现身跟对方肉搏才用得上。
可局面是一对二,要祝吟东现身跟对方肉搏,这显然不符合他的性格。
也难怪祝吟东谨慎,一个林一菲其实已经让他很是头疼了。
别看他消灭那些变异兽,又吸走了林一菲的那些黏液,还把林一菲的异虫都给僵化了。
实际上,做到这些,祝吟东也是费了极大心血精力的。
说白了,他此刻的消耗已然不小。
这也是他不敢再现身肉搏的原因之一。
谨慎是一方面,消耗过大同样是一方面。
以自己目前的状态,胜算都不会超过三成,而且大有可能被对方斩杀。
毕竟,不管是江跃还是林一菲,看上去都不是省油的灯。
“那个小妞是什么来头,手底下这么硬,还长得这么美?难道也是扬帆中学的觉醒者不成?”
祝吟东此前没跟林一菲打过交道,不知道林一菲的来头。
但是看到林一菲的神仙姿容,祝吟东的老毛病不免又有些犯了。
他对女人有一种变态的渴望,不同的女人,总是能激起他夸张的征服欲。
哪怕林一菲明显是他的敌人,甚至放出话来跟他没完。这不但没有熄灭他的贼心,反而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
“嘿嘿,星城虽然大,看你们还有多少地方可以躲。”
天星石 小说
虽然江跃和林一菲离开,可祝吟东却一点都不担心。
他知道这两人是冲着灵种去的,那么他们下一次出现的地方,肯定还是会围绕星城的灵种。
只要涉及到星城的灵种,祝吟东可以轻轻松松感应到,并通过秘法迅速抵达下一个现场。
……
江跃跟林一菲二人离开宝塔片区之后,不多会儿在一处公交站台停下。
这地方离先前的位置有几公里距离。
林一菲郁闷道:“那小子也太怂了吧?竟不追过来?”
江跃却摇摇头:“他未必是不追,只不过他可能有别的想法。”
“什么想法?你还能知道他的想法不成?”
“可以推断一二。”
“你说说看。”林一菲有些不服。
“我们消灭第一批灵种的时候,祝吟东并没有出现。直到我们抵达宝塔片区,他才出现。”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已经知道我们的意图,并且很有可能是收到了诡异之树的命令,让他来阻止我们的。”
“所以,像他这么狡猾的人,一定可以猜到,我们还会对灵种下手。他随时可以通过灵种被袭击的现场来定位我们。而且,他一定有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现场。”
“从乌梅社区到宝塔片区,明明隔了那么远,为什么他能迅速抵达?我怀疑这里头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錦繡醫途之農女傾城 小說
他说的一套一套的,林一菲本来不服的脸色,慢慢也变得服气起来。
江跃没说,她也能想到一些,但却没有如此清晰的思路。
江跃一说,她顺着这个思路一琢磨,也觉得大有道理。
“林同学,你还有多少变异兽?我建议暂时让它们停止行动。祝吟东一定有对付变异兽的秘法,否则以变异兽的战斗力,就算不敌,也不至于那么轻松被团灭。”
“这不用你提醒,我早就让所有变异兽停止行动了。”
林一菲想到自己损失了那么多头变异兽,心里显然是有些窝火兼痛心的。
“倒也不用全部停止,只要它们锁定灵种的位置,把一个个具体位置告诉我即可。摧毁灵种的事,不用变异兽动手。”
江跃的意思很清楚,摧毁灵种意味着要交手,要交手意味着变异兽会折损。
那么,摧毁的事不用变异兽去做,它们只负责侦查就好。
侦查妥当便即离开,不用参战,折损的风险自然也就大大降低了。
林一菲皱眉不语,显然是有些犹豫不决。变异兽是她的心肝宝贝,每牺牲一头她都觉得特别扎心。
因此她对江跃的提议,多少有些犹豫。
哪怕仅仅是侦查,不参与战斗,也并不代表就一定安全。
终究,这是星城的地下地盘。
现在星城的地下地盘,明显被地心族和地心族的代言人接管。
她的变异兽只要在星城地下地盘活动,风险就一定存在的。
“林同学?有难处?”
林一菲没好气道:“你说有没有难处?小江同学,你该不会是套路我,想让我跟地心族两败俱伤吧?”
“我在林同学眼里这么奸诈吗?”
“反正现在我损失巨大,你好像什么损失都没有。”林一菲气哼哼道。
这倒是大实话。
刚才那一战,林一菲确实损失巨大。
而江跃除了用掉两张火焱符之外,确实没有牺牲什么。
这也难怪林一菲会有所怀疑。
江跃苦笑道:“你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如何反驳。那么接下来,摧毁灵种的活交给我来看,你负责定位位置如何?”
“你说我们再对付灵种时,那祝吟东还会出现?”林一菲忍不住问。
看得出来,她心心念念还是惦记着找祝吟东报仇。
看来,刚才那一战,林一菲确实意难平啊。
“他想不出现只怕都不行。他成为地心族傀儡的那一刻,这就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了。”江跃语气非常肯定地说道。
“那要是祝吟东再出现,你有什么办法逼他现身吗?”
“我也没有绝对把握,但他总不可能一直躲在暗处,看着我们一处一处拔除那些灵种吧?”
“万一他就是那么苟呢?”
“呵呵,他倒真想那么苟。可地心族能允许吗?那诡异之树允许吗?我们破坏的灵种越多,他的处境就越被动。早晚必须出来跟我们见个高低的。”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不过这次,你可不许再偷懒了。”林一菲态度明显软化,但语气还是硬邦邦的。


Warning: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www/wwwroot/predat.xyz/wp-content/themes/startup/entry-footer.php on line 3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