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第55章 暴君x寵妃(15)閲讀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
小說推薦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快穿:财神下凡,软萌宿主又被迫花钱了
只不过是在阮星行了礼之后,故意忘记叫阮星起身罢了。
这样的小亏,阮星也是不会吃的。
自顾自站了起来,像是故意忘记没有长辈的话,她这个时候是不能站起来的一样。
太后果然被阮星这一动作气到了。
还京都第一才女,她看就是个没教养的!
不过今天找她来的主要目的还没说呢,抬手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压下想要训斥阮星的话。
见太后看着自己,半天不说今日的目的,阮星主动开口,“太后今日寻我来,不知有何事?”
太后又深吸了一口气,不满的瞪阮星,“我是你在孤面前自称的吗?!你要说妾身!”
阮星:“哦,我知道了。”
太后:“!!!”
啊啊啊,她是听不懂人话吗?
不!
她一定是故意的!
这样下去不行,太后心想,不能让这个小妖精再这样得意下去,不然总有一天,她要被她气死。
皇帝现在既然已经开了荤,那她给他多送几个称心的人儿,到时候一睡过去,谁还记得阮星是谁啊!
那时候,这小妖精,还不是任由她处理。
只不过这一次,就不是打入冷宫,这样轻松了。
太后看了一眼站在阮星不同远处的宫人,那宫人立刻将她手中的东西送到阮星面前。
阮星瞧了一眼,是一个装订成册的册子,没接。
见阮星不接,太后忍不住翻了一个她认为很不雅的白眼,开口道:“这是孤让人准备的女子画像,你选几个,接入宫中,给皇帝送去。”
太后倒是想不经过阮星的手。
若是没有阮星的存在,她这个做母后的,给皇帝送女人天经地义。
但皇帝有女人,而且阮星又是个贵妃,那自然送到皇帝面前的女人,都要经过贵妃之手。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她若是越过了阮星,后人知道了,不知道怎么骂她呢。
所以,太后只能叫来阮星说这事。
只要阮星敢拒绝,她就给她打上个善妒!
这可是女子七出中的一条,她倒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这碍眼的人处理了。
阮星听太后这样说,下意识的接过那本册子翻开。
翻到第一页,哦豁,还是个熟人。
这不正是站在太后身边那位女子吗?
还是太后的娘家人,按关系算,还是谢京修的表妹。
“这第一个——”
阮星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太后打断了。
“你也觉得阿溪不错吧,那就把她定下来。”太后有些着急的将这句话说完之后,便恢复了淡定。
随后,像是施舍一般,对阮星手中的册子抬了抬下巴,“之后的你随便挑。”
阮星:“……”
太后说完之后,觉得心情舒畅。
她觉得阮星现在一定很憋屈。
毕竟,她选的女子,个个都是貌美的。
其中,就没有丑的。
因此,也不怕阮星从中捣鬼,专门选丑女去侍候皇帝,以保全她的宠爱。
阮星看着手中的册子,啊…这……
事关暴君的幸福,阮星觉得自己不好替暴君决定。
于是,她逃了。
神武覺醒 百里璽
她觉得相比于帮暴君选妃,她还是更喜欢和大商户一起,为修路的一点点利益‘针锋相对’!
谢京修只不过是一眨眼,就发现自己面前的商户们不见了,变成了太后。
谢京修:“……”
一时不知道是夸阮星呢,还是该生气。
手中还拿着个东西,谢京修翻了两页,就大概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到底要和他这个母后说多少遍,他现在真的没有这个心思。
但他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这话好说。
在阮星的身体里面,这话就不能这样说了。
太后见‘阮星’半天没开口,不怀好意的开口,“阮贵妃选好了么?这么难选吗?如果阮妃这样难下决定,做母后的,孤自是要体恤你的,不如就将这册子上的所有女子,都收进皇帝后宫吧。”
“这后宫挺大的,住得下。”
谢京修:“……”
这上面那么多女子,他就算是有意和女子亲近,一年半载也睡不过来。
他这母后,是想让他精疲力尽?
谢京修合上那本手中的册子,开口道:“事关陛下的选妃大事,zhen——臣妾以为,还需过问陛下,请陛下定夺。”
太后冷脸,“陛下政务繁忙,哪有时间处理这些事情。”
谢京修心想,太后也知道他政务繁忙啊?
那这么多女子,他怎么宠幸得过来?
他现在真的是一个也不想要。
穿越時空之抗日特種兵
谢京修低头,“太后应该了解自己的儿子,陛下定是不喜欢选妃之事由臣妾和太后代劳的。”
太后听‘阮星’这样说,不由的想起,之前她和皇帝替选妃的事情,皇帝那之后,愣是两个月没来看她。
是在向她置气。
可她还不是为了他好?
为了整个皇室,开枝散叶?!
谢京修要是知道太后此时的想法,也得说一声冤枉。
之所以两个月不来,只是不想每次来都听太后反复提起选妃的事罢了,他怎么拒绝都无果。
只好不来了。
“真是要你有什么用!”
她还是自己和皇帝说吧。
太后生气的瞪了一眼‘阮星’,拂袖而去。
谢京修立在原地,心想:他这贵妃用处可多了。
·
谢京修打道回御书房的时候,见那些商户们正在往外面走。
那些商户注意到‘阮星’,立刻停下行礼。
谢京修见了,也只是略微点了一下头,进了御书房。
商户们坚持,心想这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第一才女!
这周身气度,当得起这封号!
不愧是能被陛下独宠的人,给他们,他们也得修个金屋子将这美人供起来。
初次恋爱那一天所读的故事
是的,原主在冷宫艰难度日的时候,宫外的人还以为原主正在被帝王独宠呢。
这当然是太后做的。
太后虽讨厌那人的女儿,但阮星的义兄还在边关守边呢,可不能让百姓和将士们寒了心。
没关系,太后想,不让人知道就行了。
反正皇宫中别人也伸不进来手。
御书房。
“谈好了?”
阮星点头,比了个数字,“他们答应出八。”
“那拿钱呢?”谢京修问。
阮星又比了个一,“拿钱他们一。”
哑巴庶女:田赐良缘 鸿一
饶是谢京修,也震惊了。
出八答应拿一的,怕不是傻子吧?
这对比也太明显了。
“他们怎么答应的?”直觉告诉谢京修,一定是阮星做了些什么。
阮星眨了眨眼,“我就是给他们画了画大饼,他们就答应啦!”
谢京修感兴趣追问,“怎么画的?”
阮星摊手,“我就是和他们说,以后还有很多的合作机会,但具体的我没说。”
她不过是用言语暗示,让他们折服了。
毕竟现代人忽悠古代人,还是好办的。
谢京修:“……”
他坐回龙椅里,“来说说你之前说的,解决百姓温饱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