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寒門貴公子討論-第一百六十八章 訓練相伴

寒門貴公子
小說推薦寒門貴公子寒门贵公子
“郎君!”
不顾陈展风尘仆仆的一身灰尘,在看到陈展的一瞬间,王月娥就第一时间就扑到陈展的跟前。
一双逐渐保养地白嫩的玉手,紧紧的抓着陈展的衣袖。
那满目的柔情,几乎都在双目之中盛放不下。
“哎呀,好漂亮地大姐姐!”
“这是大哥哥的新娘子么?”
银狐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叫大嫂嫂?”
因为一路的融洽相处,孩子们都已经对陈展有了非常亲近的依赖之心。
所以看到了王月娥的这幅表现,一些人来疯地小家伙们,就开始起哄地叫唤了起来。
“啊???”
没想到一群小家伙,竟然都敢如此地打趣她。
原本不过一时冲动的王月娥,瞬间害羞的低垂着面颊,滚烫的双脸,都不大敢去看那些小家伙。
但是厚脸皮的陈展,根本不知道何为害羞,不仅没有为王月娥解围。
反而一脸骄傲地牵着王月娥地手,不顾她的微小挣扎,拉着王月娥就来到了一群小家伙的面前。
仿佛是孩子一般地,向着这些小家伙们炫耀起来。
“看,怎么样,大哥哥没有骗你们吧,大哥哥的新娘子漂亮么?是不是像仙女一样?”
“哎呀,郎君!”
机动战士高达THUNDERBOLT
没想到自家夫君如此没脸没皮,王月娥一跺脚,大羞之下,竟然跑了。
“哈哈……哈哈……”
看到陈展那无措的举动,小家伙们顿时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没想到他陈展竟然还有被嘲笑的一天,心中发狠的陈展顿时扭头做出一幅凶恶的样子,威胁起来。
“你们……你们这群小家伙,等着,大哥哥以后给你们上课的时候,绝对会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被老师支配地恐怖。”
“呵呵……咯咯……”
根本没有领会到,陈展口中的威胁,会具有多么痛苦的后果。
小家伙们此时光顾着高兴了,完全想象不到未来会有一个多么悲惨地经历。
虽然也想躲在温柔乡里,好好享受一下久别的重逢。
可是等到人员都安置完毕之后,陈展才意识到,自己的苦难日子不过刚刚展开。
一边保证着每日食盐的顺利产出,一边还要给那些新士兵编写训练教材的同时,更要为小家伙们准备学习的用具。
幸好让陈展感到欣慰的是,此次回来的时候,从折冲府带回来了数种人才。
有保证大家健康地医师,有辅助王建业扩大工匠营的匠人。
为了能够更大可能利用渝州所有的资源,陈展将整个陈家村的村民都纳入到了自己的通盘考虑当中。
以最初十二个学徒为核心,陈展又扩招了三十六名村名,重新组建了一个新的工匠营。
专门负责烧制砖瓦,打造制盐器具。
而陈展的岳丈王大江、大舅哥王铁柱,同时都入选了工匠营当中。
有了大批量的工匠的后勤保障,源源不断的食盐,从卤水当中一锅一锅地被熬了出来。
而后来的这些士兵,看到了雪白的食盐,竟然从水中像魔法一样,被熬制了出来,又一次被陈家村的神奇所震撼。
不过陈展根本就没有给他们留下空闲的时间。
回到了陈家村之后,陈展就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
副将张彻和钟保、林盛等六档头,全部参加了这次会议。
“最近罪军营的训练如何?”
在渝州呆了半个多月的时间,陈展需要了解一下罪军营最近的训练成果。
虽然他不认为张彻等人会玩忽职守,但是作为主将,必须了解到军队的最新训练进度。
“启禀将军,目前兄弟们都已经能够初步达到,半个时辰之内,负重十里的路程。”
不止一次,陈展无比庆幸,当初留下了张彻这个老手作为自己的副手。
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天生神力,更是因为作为一个曾经的主将。
在陈展繁忙的时候,张彻总能够圆满地完成陈展布置地训练要求。
“那么目前军备方面,还有什么缺失没有?”
听完张彻的报告,陈展将目光看向了次席的钟保。
将罪军营搬迁到陈家村之后,陈展又对罪军营进行了一次大的改制。
以前每人统领队的六档头,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分工。
最具备算数天赋的钟保,如今已经成为了罪军营的总后勤主管。
而林盛是枪棍教头,邱鸿是自由搏杀的教头,徐氏兄弟负责刀盾的训练。
至于骑术教导最好的高灿,则成为了全军的骑术教头。
这倒并不是说,这些人都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当教头。
而是在最擅长教导的领域当教头。
就比如其实六档头当中,骑术最好的并非是骑术教头高灿,反而是后勤主管钟保。
长枪刷的最好的其实是邱鸿。
可是自身能力强,并不代表着会教导别人。
反而六档头都有着自己擅长的教导领域,经过了几番调整之后,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第四境界 小说
当然,每次战争演练的时候,除了钟保彻底退出第一战斗序列之外。
其他五个档头,每次依然会带领一队士兵,进行战斗。
不过随着新加入的这一千人,这次陈展准备再进行一次调整。
“新过来的这一千兄弟,暂时训练量减半,跟着兄弟们适应十天半月的时间。”
“等到半个月之后,纪律性到达了要求,邱鸿将会暂时抽调出来。”
“对这一千人进行搏击地训练。”
将目光看向邱鸿,陈展提出了他的要求。
“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给这些人打下底子,然后由我亲自带队,每天进入山上训练。”
“这些人将是我们撒入各州的探子,不需要在骑术、长枪和刀盾方面多加训练。”
“我对他们的要求,就是每个人都拥有一身搏击的能力,以及严格的纪律性。”
陈展其实心里也清楚,哪怕这一千多人,最终撒入各州,但是能够保证不叛变的可能,几乎没有。
这也是陈展后阶段准备亲自带队地缘故,因为陈展要对这些士兵,进行一番强大的思想教育。
然后给背叛的可能,增加几层保险,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