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八荒風水鎮萬道 txt-第五十九章 阿紫看書

八荒風水鎮萬道
小說推薦八荒風水鎮萬道八荒风水镇万道
多年前
墨阳谷的一处院落,一个男孩蹲在院门口,他身着黑金绸缎的华服,一双眼睛透着童真与期待。
今天是他父亲回来的日子,他父亲每次外出,都会为他带回让他惊喜的礼物,他知道这次也不会意外。
终于,那个让他期待已久的身影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狐狸,微笑着递到了他的怀中。
雪白的小狐狸害怕的蜷缩着身子,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男孩,男孩也同样打量着它,只是眼眸中充满了温暖。
小狐狸的身体竟然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一身雪白的皮毛,而它的脖胫处却有一团如同月牙的紫色绒毛。
“以后,你就叫阿紫吧!”男孩将小狐狸高举过头顶,高兴的笑着叫着。
草地之上,男孩放着风筝,高兴的跑着,一只体型如犬的白狐,飞快的跑着跟在他的身侧。
星空下,学会修行的男孩盘膝而坐,一只白狐,慵懒的趴在他的身侧,轻轻依偎着他的身体。
小榻上,已经渐渐长成少年的男孩,沉沉睡着,白狐伏在他的身侧,将脑袋放在少年的胸口。
在春日的暖阳里,在盛夏的蝉鸣中,在深秋的落叶里,在寒冬的风雪中。
男孩在白狐的陪伴下,慢慢的长大了。
然而,当少年通过刻苦修行,终于成为一名炼气境中期修士,成为宗门的天骄少年时。
变故却发生了,他兴奋的要与白狐分享他的喜悦,然而一直陪伴他的白狐不见了。
他寻遍了他们日常玩耍的地方,没有找到它的踪迹。他寻遍了整个宗门,还是没有找到它的身影。他在宗门里哭泣着寻找了三天三夜,最终却一无所获。
满脸苍白,眼泪流尽的少年,如同儿时的孩童般,蹲在院落的门口,绝望的等待着,他在等他的父亲。
然而当他的父亲出现,当他向父亲焦急的讲述白狐不见的事情时,迎接他的,却是父亲一个响亮的耳光,与一句呵斥:你已经不是孩子了!
随后,他便看到了他父亲身后的一位少女,并被他父亲告知,这是他新收的入室弟子,然后拉着少女,向着修行密室扬长而去。
他绝望的低下头,本已经留空眼泪的双眼,再次被泪水盈满。
只是他却不知道,与她擦身而过的少女,正满脸泪水,满眼期待的望着他的身影,而她被灵力封禁的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望着少年沉默的背影,她的眼神从期待变成失望,从失望变成了绝望。
只是这一刻,从此绝望的是两个人的心。
从此后,少年如同一夜之间长大了,原本阳光的他,变得阴郁,内心变的狭隘而自私,而他的父亲身旁,多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入室弟子。
被众神所养育,成就最强
他看不惯父亲身旁那个沉默寡言的入室弟子,他认为是她夺走了他的父亲,是她夺走了,他求父亲帮忙寻找阿紫的机会。
于是,他恨她,可是,他父亲却对这个入室弟子百般呵护,始终带在身边。
终于这次秘境之行,让他有机会以天骄弟子的身份,挑选陪同进入秘境的同门。他第一时间挑了她。
他想,终于可以让这个女子付出一些代价,可当他看到女子脖胫之间的那一个月牙图案时,他的世界再次崩塌了。
“阿紫……”
程天佑终于从回忆中缓缓抬起头,他的脸上泪水横流,他的嘴角翘起,笑的却是那么凄惨,那么悲伤。
紫衣女子的笑声,终于不在魅惑,转而变的凄凉,她望着程天佑的眼神,慢慢变的柔软,又慢慢变的惨淡,最终变得冷漠。
“阿紫已经死了,死在了那个冰冷的修行室。死在了那个与你擦肩而过的黄昏。”她的声音凄凉。
刀剑神皇 乱世狂刀01
俄顷,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已经恢复了之前的魅惑与甜美,她笑道:
“现在,我叫洛尘。”
叶一青看着不远处土龙之上的女子,看着在地上情绪不停变换的程天佑,他的眉头轻轻皱起,在心中暗道:“老黄,那个女子应该是狐妖吧,而且应该不是个简单的灵妖。”
“剑主所说没错,那女子是狐妖,而且如果我所料不差,一阶灵兽就可化形,她乃是九大灵妖中的九尾天狐。”老黄沉声答道。
“九尾天狐!”叶一青不禁惊讶,难怪有那么强的魅惑之力。
“看到那条土龙了吗?”老黄沉声道
“什么意思?他们不是如同鸣蛇三灵兽那样的合作关系吗?”叶一青心中一凛。
“呵呵,他们根本没有关联。你看就刚才,那秒杀十余名墨阳谷弟子的攻击,那个小妮子一顿操作猛的很,其实她啥也不是,那根本就是土龙的攻击。”老黄嗤笑道
“老黄,你的意思是她能操纵土龙!”叶一青惊讶道
“九尾天狐的魅惑乃是天生灵技,恰好那条土龙又是智力低下的灵兽,所以大概率是被魅惑之术控制了。”老黄解释道
“我明白了,所以要杀土龙还是要先将这女子搞定啊。”叶一青在心底沉声道
见老黄不再多言,叶一青也不在多说什么,他盯着程天佑,又看看土龙之上的洛尘,嘴角微翘。
“你一会皱眉一会微笑的,想什么呢?”雷欣彩轻拍了一下叶一青的肩膀。
“欣彩,你说为什么那女子到现在还没有对我们动手,而程天佑又为什么失魂落魄的在那不逃跑,也不反击。并且那女子为什么将其他墨阳谷的修士都杀了,却独独不对程天佑动手?”叶一青一股脑的问道
“呃……我问你一句,你反问我这么多”雷欣彩一愣,然后在叶一青肩膀上轻轻锤了一拳,说道:
“再说你问的这些,我怎么知道。但是从刚刚的情况来看,他们肯定认识,而且听那女子所说,程天佑他父亲肯定把这女子睡了,而且不止一次。你别说,他父亲当真是艳福不浅!”
叶一青瞥了雷欣彩,笑着开口道:“欣彩,你懂得还挺多!”见雷欣彩柳眉倒竖,他慌忙开口道:
“说正事,这女子如果我所料不差,她乃是九尾天狐,而土龙是被她控制,才有这种战力。”
医 小说
雷欣彩惊了,随着叶一青的声音提高,一旁的纪明月,也听得仔细,也是满脸惊讶,因为宗门的记载中,秘境之中从未出现过九尾天狐。
“叶哥哥,是不是说要杀土龙,必须先击杀这女子?”纪明月悄声问道
“也不必,让她解开魅惑之术即可。”叶一青正色道。
“说的简单,你有办法没。”雷欣彩单刀直入。
“可以一试。”叶一青轻声一句,不在说话,而是直接一步踏前。
“九尾天狐洛尘仙子,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是不是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叶一青望着土龙之上的女子,朗声说道。
洛尘先是一怔随即轻笑。在女子的轻笑声中,她缓缓开口,如清风拂过风铃悦耳至极。
“叶公子当真机敏,而且见多识广,这才一会功夫,便看出了奴家身世,所言更是有理,这也是我至今未对公子还有你的朋友出手的理由。”
“竟然是九尾天狐!”雷瑾瑜与纪天青惊叹。
众人先是惊讶,随后释然,土龙挣脱焚炎阵并且能追击墨阳谷众人的起因,肯定是因为叶一青发现了焚炎阵的阵门。
真实请扩也确实如此,当日叶一青一行人逃出生天后,洛尘便看出了此阵的弱点所在。
而那土龙在曾经冲击向她时,已经被她魅惑,从而建立了联系,哪怕她自己放水想要放出土龙,程天佑也会直接发现,并且取代她补齐阵法。
所以她在放松自己所在阵法位置时,同时控制土龙冲击阵门,最终导致焚炎阵破,而后,操纵土龙大杀四方。
“仙子既然如此说,那叶某可不可以请求仙子帮我一个小忙?”叶一青继续朗声说道。
“公子既然看穿了我的身世,所求之事,不过是让我放开这条土龙,但是不巧,此事奴家暂时不能应允。”洛尘一边说着,一边微微躬身施礼,随着她飘飘下拜,那抹雪白,让人不可自制的血脉喷张。
叶一青眼睛微眯,灵气涌动间,一双眸子之上,阴阳鱼缓缓游动。心中一叹:“大爷的,就算抵住这魅惑之力,就这身材,是个男人也得上头。”
“洛姑娘,可是还在记恨程天佑的父亲对你犯下的过错!”叶一青朗声说道。
“混账东西,我父亲,岂容你这种垃圾置喙!”程天佑猛然转身,一双眸子血红,他怒斥道。
太平客栈
“哈哈哈……”洛尘突然笑了,其中夹杂恨意与杀意。而后她开口道:“我的少爷,就你父亲那种人渣,你为何还要维护他?”
少女收藏品样品
“阿紫!我!”程天佑张嘴却无言。
“程天佑,不是我说你,你难道看不出,你心中的阿紫姑娘,对你是真心的爱吗?”叶一青嗤笑道
叶一青不大不小的声音响起,场中两人却如遭雷击,一个被说破了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一个被击中了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一时间风沙缓缓飘散,女子呆立在土龙之上。
程天佑抬起头,目光直直盯着他心中的阿紫,久久不语。
“只是可惜了,你最爱的人,是那个彻夜蹂躏你,给你带来无止尽屈辱的仇人之子。”叶一青冰冷的声音高声响起。见女子的面容忽然变得狰狞,他继续说道。
“而程公子,你心底最牵挂最不能忘怀的她,却虐杀了除你之外秘境中,你们墨阳谷的全部修士,而且一旦她离开秘境,势必会找你父亲复仇。”
“你闭嘴!”程天佑双手拍地,怒吼道
“洛尘,杀了他!杀了他之后,你的仇人就失去了他最宝贝的儿子,他必将痛不欲生,他施加在你身上的痛苦,他自己才能尝道!”叶一青猛然喝道。
“叶一青!”望着场中的雷欣彩,突然轻声喝道。她看着土龙之上的女子,忽然心底情绪凌乱起来。
“啊!”
撕心裂肺的女子声音响起,土龙之上洛尘的表情自爱不停的变幻,那间只有微弱烛光的修行密室,那个满脸淫邪的中年男子,那一个个将她百般蹂躏的夜晚,她哭着,她求着,她骂着……都躲不开,都逃不过,将她从刚化形的喜悦中,按入最黑暗的尘泥中。
无数个日夜,无数次的苟且,无数次的痛彻心扉之后,她终于心如铁石。
可是,这一刻他在叫她,那个她为了他才化形的少年在叫她。
阿紫……我找到你了,阿紫……
可是,我是来杀你的啊,我的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