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若谷傳 一簫一劍一影人-第八十六章 對決讀書

若谷傳
小說推薦若谷傳若谷传
等金九再次睁开眼时,他已走出幻境,回到关卡内,盘腿坐在地上。
此时,金九的全部记忆已恢复,两段记忆,两个身份,两种人生,一齐冲击着他的大脑…….
他坐在地上,茫然地看着前方,感慨万分,一时间还不能完全适应。
他痴痴地想:幻境中的高嬛与我在凡间所遇见的仙友,竟长得一般无二,若是凡间遇见的仙友,是个女仙就好了。不过,高嬛的样貌穿上女装是那样美,那位凡间仙友说不定就是个女仙,是女扮男装呢。不管怎样,我都要找到那位凡间仙友。那凡间仙友若是个女仙,我就娶她,与她白头偕老。要是个男仙,就算我倒霉吧……
正当金九陷于对凡间仙友的幻想中时,昆仑三关出口的大门徐徐开启,昆仑三关外柔和的阳光射了进来,给沉闷的昆仑三关带来勃勃生机。
金九望着这生机盎然的阳光,充满希望地微微一笑,算是缓过来了。
他高兴得简直要发疯,终于熬过了昆仑三关,终于要成为战神的弟子了。
金九兴奋地站起身,带着对未来的无限希冀,冲出昆仑三关。
他内心高叫着:凡间仙友,我来了……你一定要等我呀!
龙魔神姬贝尔爱丽丝的败北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鸾雪上神正在昆仑三关出口处,杀气腾腾地等着他。
金九疑惑地看着鸾雪上神,心里有些发毛:我没有得罪她,为何她要如此?对我冷漠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得多留个心眼。
想到这儿,金九立马在脸上带上笑容,殷勤地向鸾雪上神处走去。
他已经想好,计划走到鸾雪上神处后,先以鸾雪上神师弟的身份,向鸾雪上神郑重行礼,一为向鸾雪上神表示尊重,缓解关系;二为向鸾雪上神表明他战神弟子的身份,让鸾雪上神顾忌若谷战神的面子,不敢对他轻易下手。
虽然,金九此时正紧张地提防着鸾雪上神,但他内心还是有抑制不住的期待与激动。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以战神弟子的身份,向别人行礼呢!
輕描 小說
鸾雪上神冷冷地看着笑容满面的金九,向她走来,毫不犹豫地拔出青萦剑,杀气腾腾地向金九的喉咙刺去,直到快要刺中金九的喉咙,才停下来。
金九见此情景,简直惊呆了,愣愣地呆在原地。他虽很想躲开,但青萦剑来得实在太快、太突然,像闪电一般,而且青萦剑身上的寒光太闪,闪得金九睁不开眼睛,只能下意识地紧闭双眼,傻傻地立在原地。
金九万万没想到鸾雪上神竟真的如此大胆,不顾若谷战神的面子,敢对她下如此杀手。
过了一会儿,金九见自己无事,便慢慢睁开眼,看见青萦剑正停在离他喉咙不远的地方。而鸾雪上神冷冰冰的脸上也满是杀机,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金九见这阵势,吓得直咽口水。
他知道,如今最好的解决之法就是装傻,万一鸾雪上神不是要杀他,而是一场误会呢。
他带着试探的语气对鸾雪上神说,“二师姐,你这是干什么?对我的欢迎仪式吗,这也太刺激了。”
金九一边说,一边带着苦笑,小心翼翼地将青萦剑,从他喉咙边慢慢移开。
听到金九的话,鸾雪上神不屑地冷笑一声,便将刺向金九喉咙的青萦剑放下,冷冷地说,“不是欢迎仪式,是师傅对你的额外考验。师傅见你闯关时,第二关与第三关合并成一关,你只闯了两关。为公平起见,师傅命我来为你加试一关。”
方才金九闯关时,鸾雪上神也用水晶球观察着金九在昆仑三关中的表现。她很好奇金九到底有几斤几两,是否能撑过昆仑三关,让她有机会手刃仇人。
结果,她发现金九的第二关与第三关被合并成了一关,才临时编出这个瞎话,哄骗金九,以便金九使出全力与她拼杀。
“不是吧,还要加试,那考什么呀?”金九苦哈哈地说。
他此时内心是极度崩溃的,没想到好不容易挨过昆仑三关,有资格成为战神弟子了,竟还要加试。
“和我比,”鸾雪上神说这话时脸上依旧是那副冷冷的神情,全然不顾金九心情的大起大落,“赢了我,就可以拜师傅为师。输了,你就死在这里。”
鸾雪上神说完,便摆开架势,准备比试,眼神中充满对金九的杀气。
“不是吧,玩这么大?”金九听到鸾雪上神的话,十分吃惊,“我和你比,怎么可能会赢!”
但是,这一切已由不得金九再分辨,鸾雪上神的青萦剑已像一道闪电般,刺向金九。
金九无法,只能仓皇拿出武器,慌张应对。
鸾雪上神提着青萦剑,步步杀机,剑锋凌厉,快如闪电。
而金九在闯关时已消耗大半仙力,这时根本没恢复过来,再加上他的仙力本就不如鸾雪上神。
故而,金九显得十分狼狈、顾此失彼,还没到五招,鸾雪上神便突破金九所有防卫,让其败下阵来。
鸾雪上神抓住时机,毫不犹豫地提着青萦剑,向金九心口刺去,欲一剑解决金九。
金九无助又狼狈地躺在地上,他的武器早已被鸾雪上神打出老远,根本拿不到,只能徒劳地用手挡住头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金九胸口上一个玉佩突然发光,护住金九,鸾雪上神的青萦剑,根本不能刺进金九心口。
“这是什么?”鸾雪上神恨恨地问。
“这是太奶奶留给我的护身符,我与好姐一人一个,每次我遇到危险,它都会救我。”金九慢慢放下护住头部的手,激动地拿起胸前玉佩,送上感激一吻,“幸好有你,不然我今天死定了。”。
鸾雪上神听到金九说起太奶奶,神情慌乱,不自觉后退几步,嘴里低声念着,“太奶奶…….”
她脑海中浮现出太奶奶慈祥的面容……
太奶奶刚来昆仑山时,鸾雪上神一直沉浸在失去母亲箐云陌的痛苦中,不能自拔。
她的性格显得十分孤僻,不愿与人交流。她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都有些走火入魔的前兆,若谷战神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太奶奶怜惜鸾雪上神失去母亲,又受若谷战神请托,一直对鸾雪上神多加照拂,坚持不懈地开解着鸾雪上神,最终帮助鸾雪上神走出失去母亲的阴影。
所以,太奶奶在鸾雪上神心中地位崇高,她对太奶奶的感情一点也不比若谷战神、金九、金好等人差。
鸾雪上神懊悔地拍着头想:我怎么把太奶奶忘了?要是她知道我亲手杀了金九,她老人家该有多伤心!
想到这儿,鸾雪上神眼中对金九的杀气渐渐消失,她不想杀金九了,她不愿看到太奶奶伤心痛苦。
金九疑惑地看着鸾雪上神奇怪的行为举止,完全是一脸蒙圈的神情。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何鸾雪听到我说起太奶奶,是这副奇怪的样子。她不可能认识太奶奶,太奶奶一生从未走出凤族,而鸾雪又没来过凤族。这鸾雪真是一个谜团。算了,不想这么多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让鸾雪给我放水,承认方才虽是太奶奶的玉佩帮了我,但还是应该算我赢。不然,就我现在这副德行,非把小命搭在这里。
金九小心翼翼地看着鸾雪上神说,“二师姐,刚刚你可看到了,是我赢了啊,我的玉佩挡住了你的青萦剑。这玉佩是我的,它赢了你,便是我赢了你。”
金九说完,仔细观察着鸾雪上神的反应,揣摩鸾雪上神的心理,以便调整接下来的战略。
鸾雪上神听着金九的话,脑海中一直浮现太奶奶的模样,对金九的问题,什么也没说,便匆匆离去。
她庆幸金九的玉佩,让她想起太奶奶,但又觉得对不起族人。她现在心里很乱,她需要一个人静静。
金九看着鸾雪上神匆匆离去,心里满是问号:这鸾雪今日是怎么了,无缘无故要与我对决,又莫名其妙地走了,我这到底算过,还是不过啊。
他对着鸾雪上神离去的背影大喊:“喂,二师姐,我这算过了,还是没过啊,你给个准话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