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星辰之主 ptt-第六百八十三章 合命軌(下)閲讀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星辰之主
勾月之下,武皇陛下摆了摆手,也不回头,高挑身影渐渐消失在岸边丛生树影之中,没入荒野,不知去了哪儿。两人之间大信息量的交流,算是告一段落。
阿嬷与我
罗南就在武皇陛下之前所在的位置上,双肘架在栏杆上,在流动的月光和阴影中,一个人静静待着。
如此片刻,忽地发笑。
武皇陛下最后的那些言语,按照独立个性的思潮导向,确实不那么中听,但罗南并不觉得那是冒犯。
他一点儿都不介意武皇陛下的说法。
什么“不是自己”啊、“容器”啊之类……这么表述有什么问题?
他本来就是。
容器也好,作品也罢,他一直按照爷爷、父亲规划的道路,以格式论筑基,再学习、消化天渊文明的知识和力量。
即便中间多了魔符这么个变数,总体而言,仍大致按照框架成形。
如此,他的形骸是父母给的,思维是在格式论的框架下成形的,以此承接、彰显三代人在这条路线上的研究成果——这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好?
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个“遗传种”,既然如此,“遗”和“传”就是最核心的字眼儿。若不如此,朝菌蟪蛄生涯,如何见得晦朔春秋?
罗南倒是感谢武皇陛下,又提醒了他一回,帮他清醒下脑子,不至于在世人吹捧、恐惧的衬托下,真的把当下所有的成就,归功到他一人身上。
当然,按照这个逻辑,他生为人子,也不应该只坐享成就,而必须去承接长辈一路行来,逐渐累积的旧患,次第种下的因果。
罗南的视线,在江波月影上凝注,其实仍是破开了千里虚空的阻隔,与那勾月一起,投注在那方阳台内、孤独瘦弱的老人身上。
罗远道始终低头做自己的事,对外界全无知觉。
罗南静静地看着,看得久了,恍惚便觉得老人月下的模糊照影,与周边栏杆、躺椅、墙壁的影子勾在一起,似乎随着夜风簌簌摇动;又如此这般,在那楼栋之内,也在无穷尽的夜色中,勾连铺展开来。
便如一幅巨大的披风,触及天地每一个角落。
这当然不是真的,只是罗南受武皇陛下的信息影响,产生的幻觉。
按照武皇陛下的说法,罗远道所牵系的那幅“神明披风”,状态本就异常,而在如今“天渊灵网”不存的时空环境下,更难呈现在常规的感知层次中。
大多数时间,它隐藏在似无纤尘的极域之上,架设出一层无形的滤网,将这种规则逻辑,层层投射到地球本地时空,以隔绝内外消息。
这已经是趋近最底层规则的架构,像罗南这样土生土长的原生文明成员,不管感知如何敏锐,对于自小生长的环境,天然有了适应性,很难察觉异常,正是“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则与之化矣”。
只有武皇陛下、李维这样的天外来客,才能察觉到异样,并在经年累月的感知探查中,逐步锁定目标源头。
根据武皇陛下的说法,在地球本地时空,那幅“神明披风”只有罗远道一个支点。而且并不存在于老人的形骸处,而是在他缥缈狂乱的精神世界里。
平日如一点儿微尘,浮游不定;一旦遇到刺激,才坠落下来,以万钧之势,锚定在物质世界。
直到那时候,才会见有明显的表征。
到目前为止,罗南自己并没有见到并验证“神明披风”的存在,也不可能单凭武皇陛下的空口白话,就会相信。
然而武皇陛下是有证据的。
证据就是去年跨年夜,那一场“极域光”。
当时,罗南是在失控的魔符牵引下,与日轮绝狱头一回正面接触,在其庞然信息的冲击下,几难自保,并没有真正看到“神明披风”招展时,是怎地一番模样。但从事后各方的记载中,依旧可窥见一斑。
而且也是那一夜,爷爷病危,几告不治。
几个层面比对,已经形成了比较清晰的因果链条。
罗南也在想,同样是日轮绝狱的信息流迸发,性质类似的“白日梦魇”,为什么没有刺激到“神明披风”?
可多想一层,用“祭坛蛛网自身消化”这个理由,貌似也解释得通。具体如何,还要仔细研究琢磨。
再说了,“披风”这个词儿,对罗南而言,真的不陌生。
单从神智不清的老人口中,就听到了很多次。还有,六月份去百族实验室为母亲扫墓,当时遭遇洛元,也曾从他口中得知,荒野实验室重点项目的正式名称,就是“披风”。
那个项目中的一个子项,现在罗南甚至还是资助人——阪城江冢的那个“分布式畸变基因网络生态研究”。
哦,或许说是吴珺更准确。
还有吴珺勉强支撑起来的荒野“罗教团”,那里面的“圣物披风”,也是值得关注的点。
各个环节,虽然还没有形成完整链条,但前后遥相照应,桩桩件件,都能给武皇陛下的说法,增添不少说服力。至少现在看上去相当严谨,没有明显的破绽。
只是,罗南想知而不知,“神明披风”选择罗远道作为“支点”,究竟已有多少年了?
他注目下的那位老人,究竟是以怎样的因由,选择……或被迫承受这份本不可承受的压力?
或许是罗南注视得久了?阳台上老人不知怎地,缓慢抬头,呆呆看向天空。
他混浊目光的焦点,可能是天际的勾月,可能是城市的光雾,又或者什么都没有。
罗南倒宁愿相信,老人是与他远程对视,或许这样,就能够看清楚那边狂乱的精神世界,看清楚老人是与谁做的约定,看清楚老人是不是一直在注视着深渊中的魔影……
可惜,罗南什么都没看到。
勾月辉光如旧,老人沐浴其中,面皮牵动着颈上枯干的皮肉,缓缓蠕动。
他不知道,眼下正有一缕肉眼不可见的虚影,凭空出现,在他身后伫立。片刻,又伏在他耳畔,轻声询问:
“是谁啊,爷爷?”
罗远道没有回应。
“不能给我说吗?哪怕是画出来?就像你以前的那些……不太高明的作品。”
罗远道仍看着夜空,瘦躯摇摇晃晃,好像随时要躺下,却又保持着一个相当松弛的状态。
罗南的灵魂投影,也就继续偎在老人肩后,断断续续,轻细低语。
他忍不住在想,会不会曾经有一天晚上,很多的晚上,罗中衡也是这样,静静站在他的父亲的身后,这般低语。两人共同看向夜空,试图穿透无形的披风,寻找那可能伟大,也可能残暴的影子?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青衫取醉
他能看到吗?
也许,哪一天也会有母亲加入,她又如何?
罗南下意识往左右看……近于常人的限定视角中,均是空无,连他也是。
他不由苦笑,但很快又倔强地抿起嘴巴。
稍稍稳定下情绪,罗南又继续。灵波在空气中震荡,与老人做无声又切实的交流:
“爷爷,武皇……那位不知你认不认识。她的评价倒是挺客观的,我都认。
“容器也好,成果也罢,我们既然一脉相承,你能看到,我也应该可以,我们都可以。”
老人仍没有理会他。
罗南自嘲笑了笑,此时也不去想什么遗传继续,也不去考虑什么轨迹因果,只想这些与他血脉最近之人,想法不尽理性,少有条理,甚至还有几分埋怨:
“你们啊……你们想让我知道的,我尽可能都知道;可我知道的,又怎么让你们知道?
“你们……为什么不能尽是‘我们’?
“我们不分彼此,何必有所差别?”
“……我?”
含糊的声音震荡空气,罗南灵魂处仿佛遭了一记重锤,定在了那里。
而此时,罗远道唇齿翕张,又在重复刚才的音节:
“我……”
尾音极其含糊,似乎要睡过去了。
可没过几秒钟,有更明显的空气震荡,在阳台方寸之间,往复徘徊,以至前无头后无尾,全然是嗡嗡的低鸣,难以分辨。
罗南骤然凝结的意识,却在这样的低鸣声里,春融化冻,且随着某种已经浸入灵魂的节奏,与之共鸣。
“我心如狱,我心如炉;
“我心曰镜,我心曰国。”
是格式论十六字诀的连贯缩读,明明已经唇齿不清,可节奏之流畅,比浸淫此中多年的罗南也不差到那里去。
这一刻,罗南几乎要随之同声念颂,却终究顾忌老人的精神与身体状态,强行忍住。
如此低鸣震荡,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彻底含糊下去,不但没了音节隔断,连节奏也不见。
变形金刚:破碎镜像
只有空气中的震动,仍依稀可感。
看着爷爷靠在躺椅上沉沉睡去,罗南的灵体投影,都下意识保持着静止的状态,追溯那越发轻微的余波,几乎随它们时空结构中一块儿淡出。
静极生噪。
恍惚间,罗南听到了另一种“声息”,呼啦啦的,仿佛万千幕布迎风舒卷,尾部都拍打在他耳畔、眼角,微微生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