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笔趣-第三百二十四章 再訪柳家,丈母孃的小情緒讀書

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
小說推薦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步行出了国都“水表圈”,李敬御空而起没多久便来到了柳家门口。
尚未来得及落地,他便见柳家门前门庭若市。
道路两边,停满了各种豪车超跑,其中甚至混杂着市面上难得一见的概念车。
柳家大宅门前,进进出出满是衣着光鲜的客人。
大约十多个李敬瞅着相对面生的柳家子弟在门前迎客,忙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什么叫收礼收到手软知道不?
每个上前的宾客出示请帖, 随手就掏出成堆礼品。
灵物、灵材、奇物、符法造物等等,看着就知道不便宜不说,量还不是一般的大。
甚至柳家负责迎客的子弟就只负责迎客,收礼是由专人揣着空间设备收起,一副生怕储物空间塞不下的样子。
与此盛况相比,当初柳腾大寿连小场面都谈不上。
且在场登门的客人中,没有一张是李敬眼熟的脸。
这说明一個问题。
这些人,都并非当初柳腾大寿时各家前来祝寿的人马。
如果不出意外。
这一批客人都是各家重量级人物……
当初柳腾大寿虽然场面不小,但七大家各家也就是派了几个代表过来意思意思。
除却江旖旎这个自己跑过来的江家核心子弟,七大家中真正有份量的人物一个都没来。
不光是七大家。
大部分中小型世家、企业等等,也并没派遣核心人员过来。
整体上就是单纯给个面子,但不给太多。
入目柳家门前的盛况,李敬面色古怪。
柳家这波,是真正起飞了。
来客都倍儿有份量不算,送出礼物足以令柳家整体暴富一波。
那么问题来了。
李敬清晰记得柳思思说过。
他丈母娘的寿宴是摆在晚上。
这会时间才十点不到,这群宾客老清老早过来是抱着什么心态?
柳家,有准备午餐吗?
不过这波,也算给他省事了。
李敬原本想着,自己作为柳诗的女婿免不了要在迎客时出来站台, 思想准备他早做好了。
这会已经开始了, 那自然用不到他上了。
他连来的都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让他迎客不是闹呢吗?
想到已没自己什么事,李敬心情明媚, 视线落在门前负责收礼的那部分柳家子弟中拿着小本本飞快抄写的一男一女。
这俩, 是他从柳家子弟到宾客唯二脸熟的人。
名义上, 这俩还是他的小舅子和小姨子。
没错。
那二人,是柳向笛和柳筱雅。
瞧他俩的样子,应该是在忙着记下谁送了什么,日后方便回礼。
这届柳家家主倒是可以。
当初柳腾那会,没这讲究。
不过当时没有也可以理解。
毕竟那时没来什么重量级人物,柳腾一当家主的,牌面还是要的,不可能特意为一些无足轻重的各家子弟祝寿。
到对方那里,也没理由没事摆上一个寿宴。
没点身份、没点地位,即使摆上了寿宴也不会有多少人搭理。
瞅着柳向笛与柳筱雅在那忙着,李敬犹豫了下,悄然去到街边一个不怎么显眼的角落落地。
原则上来说,他可以开启无声魅影悄悄进去,以避免惹来过多不必要的关注。
但今天过寿辰的人不一样。
是他丈母娘。
他这波,属于是来晚了。
没能赶上出来为柳诗站台,他至少得正儿八经露个面,把丈母娘的牌面提上一提。
这倒不是李敬自作多情。
昨晚与玖里有联络时他便已得知,各家之所以对柳家那么热情并非是因为今日的主角柳诗,而是他这当女婿的。
既然都是奔着他来的, 他有必要露个面不是?
至于自己就这么露面会不会显得喧宾夺主, 李敬不做考虑。
反正柳诗本人肯定不会在意这些。
至于柳家新任家主及其族系子弟,李敬并不关心。
我才不会对黑崎君说的话言听计从
在街角落地站定,李敬随手摸出一面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举步往柳家正门走去。
路上,并没有人认出他来。
随着修为的变高,在炼体行功路线持续影响下,李敬原本平平无奇的相貌已变得相当英俊,期间变化不是一般的大。
熟人之间,尚且不会有太大影响。
该认出来的还是能认出来。
毕竟面容变化是在持续进行,而非是一口气换个模样。
时不时能见到,自然会适应循序渐进的变化。
像李敬这样的情况,难得一见的生人很难见到他便一眼就认出来。
除此以外,这其中还要提及一个盲区。
正常炼气,同样也会随着灵气持续滋养肉身导致面貌变化。
但没炼体来显著。
因而除非是真正认识李敬,且与他相熟,没有人可以认出如今的他。
别说在场没有李敬脸熟的人,就算有,当初他来国都时也只是五境。
现如今七境了,面貌说是翻天覆地都不为过。
这不。
李敬一路畅行无阻来到堵在柳家正门门前长龙般的宾客队伍后方,瞅着队伍很长,干脆直接绕到了柳向笛与柳筱雅那边。
还没来得及出声,忙着记录宾客赠礼的柳筱雅抬头看他一眼,展颜露出一丝柔媚的微笑。
“你好,请到后面去排队出示请帖。”
说着,她又低头开始奋笔疾书。
李敬见状嘴角一扯。
柳筱雅刚这笑容很甜美,态度却是敷衍到不行。
当然。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没认出某人。
这就叫李敬很是“伤心”了。
他的变化确实不小,柳筱雅跟他也不能算是很熟。
但好歹他是她姐夫不是?
用心记一下姐夫的模样,只要记在心里,至少也能通过轮廓认出来。
想想当初自己来国都那会,柳筱雅小嘴抹了蜜一样整天姐夫长姐夫短,李敬只觉得自己当初是被应付了。
柳筱雅没认出李敬,柳向笛同样没认出来。
不过由于李敬杵在面前,他不由自主多看了某人两眼。
这两眼一看,他顿时意识到不对。
这位……
瞅着像是自家姐夫?
眼瞅着李敬站在那嘴角微微抽搐,柳向笛赶紧胳膊肘怼了柳筱雅一下,而后恭敬出声。
“姐夫。”
柳向笛怼柳筱雅这一下,用力不小,当场叫她踉跄了两下。
柳筱雅什么人?
那小暴脾气,当时起来了。
只见她俏脸一黑,扭头就要说点什么。
冷不丁听得一声“姐夫”,她又是赶忙住嘴把嘴边的话语吞回去,随后目光望向身前。
她眼前,自然还是李敬。
刚刚她是忙着,真没有留意。
此刻看过去,她却是有意识了。
TM这不是她姐夫吗?
柳筱雅当即就是来了一个七百二十度大变脸。
原本阴沉的小脸蛋瞬间多云转晴笑颜如花,嘴上“哎呀”一声。
“姐夫,这才几个月没见,你咋变那么帅了?抱歉抱歉,我刚刚忙坏了。你变化那么大,我一下没认出来。”
说话间,柳筱雅随手将手中的小本本塞到柳向笛手里。
???
柳向笛。
没等他反应过来,柳筱雅已二话不说就上前抱上某人的胳膊。
“姐夫,你大老远从江海过来一定很累了,我带你去找姐姐。”
不得不说。
柳筱雅这称赞与肉身攻势相当到位。
换了寻常人,指不定就被蒙混过关了。
但李敬吧。
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小心眼。
“没事,你忙伱的,我自己进去就行。”
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
和善一笑,李敬抽手挣脱了柳筱雅,顺势赏了她一个你继续罚站的眼神。
这会柳向笛也是反应了过来。
他老妹这是不讲武德,趁着李敬来了找借口偷跑,想留下他一个人在这记账。
随手拎住惨被拒绝不依不饶又要往李敬身上黏的柳筱雅后颈衣领,柳向笛毫不留情地将她扯回来。
半步沧桑 小说
“姐夫说了自己可以,你应该听到了。另外别忘了今天我俩的任务,我们在这得把账目给弄清楚。”
说着,他望向李敬。
“姐夫,我跟筱雅忙完了再过去找你。”
“嗯。”
李敬点头,转身径直进门。
眼看某人转身就走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柳筱雅那叫一个急呀。
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性子。
这跟值班似的杵在大门口记账,她完全呆不住。
这会李敬来了,刚好是个合理偷跑的借口。
她家姐夫,牌面本来就不小。
现如今更是辐射到了整个柳家。
今天来那么多举足轻重的人物,可不就是为了她姐夫?
现在人来了,那不得有人正经招待着?
怎奈李敬走得飞快,身后还有一个柳向笛拉着,柳筱雅急也没用。
当着那么多贵客的面,她也没可能如何造次不是?
大庭广众的,女孩子家的矜持怎么着都得都有。
眼瞅着李敬进门转眼消失在了视线中,柳筱雅望而兴叹之余暗恨着扭头瞪了柳向笛一眼,无奈继续记账。
这么一个小插曲,惹来了在场不少宾客的注意。
今日来人,都是奔着李敬来的。
关乎李敬,众人手上都有详细的资料。
只不过有关容貌的照片什么的,都是通过特殊渠道获得的身份信息。
李敬的身份档案是什么开的?
穿越过来后没多久……
龙宇身份信息有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其中就有包括面貌变化这一项,因而要求民众每三年到市政进行一次更新。
李敬穿越这还没够三年……
这就导致来客们手中的资料照片严重过时,与其本人完全对不上号。
不过正经的功课,他们都有做。
柳筱雅跟柳向笛,是重点关注对象。
原因无他。
两者分别是柳诗领养的养女与养子。
他俩只有一个姐姐,那就是柳诗的独女,柳思思。
如此一推敲。
李敬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然而李敬走得是真的快,眨眼就没影了。
这就比较尴尬了。
他们这群还没来得及出示请帖给出寿礼的,总不能为了搭话闯进柳家吧?
众宾客痛心疾首。
能在寿宴之前碰到李敬可以搭话,这可是大好的机会。
等到寿宴开始,人指不定有事忙着。
想搭话的人更不会少。
如此良机,竟然是错了……
在门前迎客的其他柳家子弟确认到李敬来了,且不声不响进去了柳家大宅多少有点懵。
他们家姑爷,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他们甚至不知道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且由于他们手头都有各种事务在忙,他们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人现在是什么样子。
人群中,柳家新任家主柳德明的独子柳安赶忙掏出手机,将消息通报给正院内招待宾客的父亲。
……
柳家大宅院内。
李敬进门便开启了无声魅影。
面,他已经露过。
是时候该苟起来了。
他到来的消息很快会传开,柳家人立马就得找来,指不定还会给他引荐宾客。
这太麻烦了。
诚然。
他这次来,免不了要面对各种应付。
但这种事,放到寿宴上就是。
寿宴要晚上才正式开始,大清早的就被缠住,那这一整天他可就没自由可言了。
进了内院,李敬轻车熟路往柳诗的宅邸去。
寿宴这种事,妥妥不是柳诗想摆的。
即使她有想法,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柳诗不是那么高调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整天窝在自己的私宅里深居简出,啥也不管只在柳家出现存亡危机时出面。
这一场寿宴,只能是柳家人自己想摆上的。
这没啥好说的。
柳家毕竟没落了,想重新崛起需要经历很多。
借势造势,再所难免。
柳诗本人,对此不会有意见。
尽管她守护柳家的态度挺有摆烂的嫌疑,可她既然守着柳家,自然是希望柳家能更好一些。
撇开这些。
李敬敢肯定,这会柳诗的私宅是一片“净土”。
被柳家人拿来造势,柳诗不会有意见。
可要打扰她的清净,可能才上任没几个月的家主又得换人了。
果不其然。
当李敬走进柳诗私宅所在的角落时,发现这里有柳家子弟把守,杜绝有人会“走错”地方的可能。
通往私宅的小道上,甚至看不到哪怕一个人影。
悄然从负责“设防”的柳家子弟身边走过,李敬径直往里面去。
将要靠近庭院时,他瞧见一道曼妙的身影走出庭院,略有些诧异着看过来。
李敬见状脚下一顿,同样有些诧异。
出来庭院这人不是旁人,就是柳诗。
虽说柳思思跟柳诗母女二人面貌上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但两者的气质有着很大区别,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么问题来了。
柳诗明显是察觉了他的到来,才走出的庭院。
而他此刻,是开启着无声魅影的状态。
柳诗尚还是六境,竟然他只是走近就能有察觉?
这可不是无声魅影是柳诗自创,其知晓特征的问题。
按理说。
除非是瑟琳娜那般开辟了精神世界的主,哪怕是不受无声魅影影响的人在没用肉眼见到他之前不会有任何察觉才对。
注目远远盯着自己一个劲审视的柳诗,李敬由衷感慨。
自家丈母娘,真心是有点深不可测。
李敬甚至有些怀疑,她其实早已步入七境。
是跟自己一样,隐瞒了事实并未公开,继续守护柳家。
但这说不通。
就算柳诗已步入七境,同样没理由能在他尚未靠近时有察觉。
联想到柳思思是特殊体质,柳诗恐怕也是某种特殊体质的持有者。
特殊体质是随缘出现,落在某个人身上影响其一生不错。
按按照数据统计。
族系中父母或者更往前的亲族有特殊体质,后代产生某种特殊体质的可能性更高。
悄然收敛心绪,李敬解除无声魅影,嘴角含笑上前到其面前。
“妈,抱歉我来得有点晚了。”
柳诗闻声浅笑点头。
“你有事在忙,能赶过来就已说明你有心,就这便已足够了。”
说着,她碎碎念道。
“本身这宴席也是多此一举,我都多少年没过生辰了,突然搞那么大阵仗也不知是给我庆生还是要怎样。要说这事,还得怨你。”
“是是是,怨我。”
李敬讪笑。
他是明白人,柳诗同样是明白人。
这茬该怨谁,大家心里都有数。
瞅着某人很是干脆认了,柳诗笑盈盈着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道。
“几个月没见,你变化可真心不小。要不是你学了我的无声魅影,我还真不敢认你。”
说着,她饶有兴致道。
“你的天份倒真不是吹的,那么短时间内就步入了六境,还学会了我的无声魅影。哪像思思那丫头,之前在我这做了那么多功课,死活学不会。”
眼见柳诗捧了自己摔了柳思思,李敬满脸尬笑。
与生俱来的强烈求生欲告诉他,这话不能乱接。
默然选择避开这可能“要命”的话题,李敬取出换来的两颗妒体丹。
“妈,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寿礼,里面是……”
话没说完,柳诗歪头。
“寿礼,那是给年纪大的人备的,我看起来很老?”
“……”
李敬。
柳诗这刺挑得,叫他始料未及。
他寻思着。
柳诗年纪也不小啊!
这不都摆上寿宴了?
寿宴上送礼,那不得叫寿礼?
偏偏柳诗就是挑了。
完了这不应该是她会做的事。
丈母娘这态度,略微妙……
心下稍有些惊疑着,李敬咳嗽一声改口。
“这是我给妈你准备的生日礼物,里面是两颗我从科研总院一位院士手里得到的妒体丹。”
某人自觉改了口,柳诗露出满意神色,接过锦盒打开瞧了一眼。
“你如今路子挺野,科研总院的东西都能弄来,这两颗丹药什么用?”
“渡劫时暂时增加肉身强度。”
李敬回应,道。
“大致上就是短时间内让正统仙道修行者在短时间内拥有境界对应大妖的肉身水准,有这东西,可确保妈你日后渡劫无恙。”
柳诗倾听过某人讲述眉头轻挑,赞叹出声。
“好东西。”
说着,她转手又把东西塞回来。

李敬。
“你自己收着日后留着给思思跟雨然,我用不着这种东西。”
柳诗微笑。
得此回应,李敬皱眉。
柳诗这话,是暗示她其实已是七境还是……?
如是寻思着,李敬又是一想不对。
为啥柳诗可以如此自然地说让他把东西留着,日后给柳思思和陈雨然?
这……
怕不是他老婆多嘴了哟!
对此,李敬不知该做何感想。
柳思思多了一嘴,倒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人母女之间,没啥不能谈的。
而且关乎陈雨然,假如日后真有发展,影响的不单纯是柳思思,柳诗同样也是关系人。
提一嘴,没毛病。
比较骚的是。
瞧柳诗这口吻,直接就是认同的态度呀!
李敬有点凌乱。
他跟陈雨然八字都没一撇呢,老陈家两个老的巴不得两人原地生娃不算,现在连她家正牌丈母娘都认可了。
这算什么事?
按理说。
即使是身在豪门对这种事司空见惯,像柳诗这般淡出又为人父母的理应很难认同这种事。
谁不希望自家闺女过得好?
陈靖与江静娴认同也就算了,两个想抱娃想疯了,又对自家闺女很难抱有期望,他们完全没有能挑剔的余地。
柳诗这里就……
正无语着,柳诗侧身。
“行了,进去说话。你在白鹰忙案子的事思思有跟我说,能赶过来也是难为你了。那丫头这会还在赖床,估摸着不到中午不会起来。我们先坐下聊聊,一会就该准备午餐了。”
“行。”
李敬点头,将丹药收起。
柳诗不要这丹药,他没可能去硬塞。
硬要说,李敬跟柳诗的生性也算是比较相近的。
两者为人都比较低调,不喜欢麻烦。
两个生性相近的人,相处自然不会有太多讲究。
……
随同柳诗进屋,在其招待下坐定,李敬目光左右看了看。
“妈,我那两位跟思思一起来国都的朋友在哪?怎么我的元神感应察觉不到她们,好像她们不在这宅子里?”
“怎么?这想你那两只小狐狸了?”
柳诗答非所问。
“……”
李敬。
刚刚他就觉得,柳诗今儿个特别有攻击性。
再回味他方才觉得离谱的部分。
李敬发现了。
根源,就是在于柳思思多的那一嘴。
柳诗压根没有认同,或者说只是嘴上认同。
对他各种角度刁钻的挑刺,是她在以自己的方式表示自身不满。
这……
略有些无奈着瞅瞅脸上满是笑容的柳诗,李敬无声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回应。
关键,他确实不该怎么接。
解释?
没意义。
让柳诗不要那么幼稚?
他不敢。
让柳诗挑明了直白点,这不犯贱了呢嘛?
柳诗此刻,确实是在表达自身不满。
不过她也就是有些不乐意罢了。
陈雨然的事,她一早就有知情。
不说柳思思本来就有跟她提过,在李敬与其来过国都后,江静娴也是跟她恢复了联系。
只不过当时陈雨然与李敬迟迟不见有进展,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本身她也没法说什么。
李敬怎样,是他的自由。
不能因为柳思思跟了她,柳诗就管这管那。
现如今李敬跟陈雨然突然就有了进展,柳诗多多少少是为自家闺女不值。
不过在这方面,她也能看得开。
她知道。
像李敬这般年轻有为,终生就只有一个不太可能。
从某方面来说,李敬已做得很好。
单说今日这寿宴。
李敬来了,宴席上少不了会有各家的狂蜂浪蝶出现。
一个在完全未知的大秘境里建立奇功,年纪轻轻便已步入六境堪称前途无量的汉子,这在国都的市场何止是大?
只要李敬愿意,多少人可有为了跟他攀上关系倒贴?
整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来,这是基本操作。
眼瞅着对座李敬满脸肚子疼的表情,想说点什么又却又不敢说,柳诗姑且也是收敛心中不满没再阴阳怪气,淡淡道。
“玉怜跟玖里是妖,见面就与我主动有过说明。今天柳家要来不少人,她二人不适合出没在这种场合,万一被人识破就麻烦了。我事先有给她们打过招呼,让她们等深夜再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