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之罪:如何愛你》-46.認輸熱推

重生之罪:如何愛你
小說推薦重生之罪:如何愛你重生之罪:如何爱你
“倒八辈子血霉了!就知道遇上这biao子准没好事!老子就TM不该来!妈的!……”张显朝着夏天口吐芬芳。
程星宇在一边催促,“出小区找老高,他送你去医院。”
张显想走又气不过,叮嘱程星宇,“兄弟,把这贱人收拾了等着我,我包扎完回来就让她试试千刀万剐的滋味!”
临走前又回头道,“哎,匕首给我留着啊,我可太稀罕这匕首了——”
程星宇给司机老高打了电话,交代张显就医之事。
沙发上的夏天本想趁他打电话出去,可他眼睛盯猎物一般死死在自己身上,因此并没有轻举妄动。
手持匕首,勉强给薄弱的战斗力加了些注码。
仿佛看透她的想法,程星宇轻蔑一笑,“散打、拳击、综合格斗、自由搏击、柔术、泰拳……所有你叫的上名字的功夫,我都练过!区区一个匕首能奈我何?”
夏天没被唬住,也轻蔑一笑,“那就看看是你的肉结实,还是我的匕首结实?”
话音未落,手上匕首已被他飞脚踢落,速度之快,夏天只觉眼前一花,右手酥麻,匕首落地之声与话音混在一起……
震惊!深深的震惊!
一直知道他打架厉害,可只有真正成为他的攻击对象时,方意识到他的可怕。
震惊之余是后怕!
今晚的说辞令自己成为一个彻头彻尾地骗子,过往的一切都是一场谎言,任谁蒙受这样的欺骗都会心生恶念,更何况是有鬼魅身手的程星宇!夏天心惊胆颤,以前“运动健将”的称号实在离他的真正实力相差太远!
“你妹的程星宇,你是被你爸放特种部队秘密培训过吗?!”
这样的人捏死一个人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可此时这人正阴森森地盯着自己看。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眼下没有了武器,本身又毫无战斗力,只能任人宰割了吗?
……
夏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弄清对方的脑回路,预判他的下一步——
忽然一只手过来掐住脖子,打断夏天的思路——
呼吸再次不畅,喉咙猛被挤压,紧缩到一块,想要踮起脚尖逃脱钳制,可那只手紧随不舍,“……”想要发出声音,却只有沙沙地摩擦声——
双手掰扯那人手指无果,又试图去攻击他,手脚并用,围魏救赵。
无奈,他一米八多的身高,又手长脚长,手脚落空,力气所剩无几。
体内无力,大脑缺氧,无意识地翻白眼——
没想到,这一世不是毒发身亡,而是被人掐死,日后法官判案十有八九要判成情杀案……
不知何时,两人来到阳台,凉凉的夜风才让夏天稍微收回点清醒意识,只见他一脸沉沉死气,丝毫没有因一条生命的逝去而动容——
上半身被他推出围栏,悬在半空,耳边仿佛听到马路上车辆行驶的呼啸声。
原来他想把情杀变自杀。
巧了,两世都是坠楼而亡……
意识迷糊,灵魂即将出窍,刹那间似乎一丝空气进入肺中!
喉咙被掐得了无知觉,可鼻腔空气的流动异常清晰!
嫡女御夫
呼吸,用力呼吸——
理智紧紧抓住生命的脉搏,有一丝生还的希望都不放过!
“咳、咳、咳……”喉咙因剧烈的扩张收缩而咳嗽不止,心脏咚咚有力地跳动,活着真好!
夏天终于捡回一条命,从地上挣扎起身,踉踉跄跄走回客厅,扶着沙发边缘坐下。
大门不知何时被打开,程星宇站在门口低声和一个人说着什么,那个人现在门外,没有要进来的打算,也许是程星宇并不想让他进来。
听不清楚,两人都刻意压低声音,只能隐约分辨出是男人的声音。
程星宇很快结束对话,把门重新关上。
房间里又变成两个人的世界。
会再发生一次掠夺吗?一个人生命夺走另一个生命……
无力抵抗……
那就放弃抵抗吧……
反正抵不抵抗结果都一样。
“喂,来夏天家,现在,有好事……”一样的说辞他又重复一次,夏天狐疑地看他讲电话。
“不来可别后悔——”他最好留下一句话便生硬地收起手机。
这次他会请谁过来呢?不过既然他邀请了别人过来看戏,那么客人到来之前,人身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心稍安定,夏天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此刻直觉浑身酸痛,又乏又累,不知现在几点了?
双手去摸裤袋里的手机,半天没摸着,才想起手机被张显夺走一直没还。上次手机就被他抢走,这次还是这样!
全民公敌:重生女配太招黑
没有手机,也不能问程星宇时间——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哪有勇气招惹?
夏天起身走到浴室,门从里边反锁,拧开水龙头,躺进浴缸里,温热的水流给人以安全感,夏天放松身心,再次面对他之前给自己喘息的空间。
窒息感袭来,夏天猛然坐起!
竟然在浴缸里睡着了!
原来是满池的水淹没鼻子带来窒息感才把夏天惊醒。
不知过了多久?
夏天忙起身擦洗身体,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照镜子时,脖子上一圈淤青各位晃眼。如果是秋冬季节,穿个高领毛衣就挡住了,可如今是夏季,只能用头发遮挡,能挡多少是多少吧!
巧的是,夏天刚出去,屁股才要挨着沙发坐下,门铃就响了。
程星宇起身去开门。
夏天不禁紧张起来。
“大晚上非得叫我来干吗?”杨紫悦不耐烦地声音从玄关处传来。
紧接着,她的身影出现在客厅。
满地狼藉的景象映入眼帘,杨紫悦皱起眉头,“你们打架了?”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杨紫悦自觉坐下,一低头瞅见脚下的匕首,一边捡一边惊呼,“竟然还动刀了?!”赶紧扒拉两人衣服检查伤口,“噫?没人受伤啊,怎么刀上有血迹?”
“张显大腿被刺了一刀。”程星宇说道,“皮肉伤,人在医院包扎。”
心之茧
杨紫悦惊疑不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要闹到这种地步?张显又使什么坏了?”
“不是。”程星宇简短回答。
“不是?那你打电话让我来干吗?我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云里雾里的,难受死了,快告诉我,到底要干什么?”
九鼎 天
夏天看一眼程星宇,他一脸生无可恋,于是替他解释道,“我骗了他,自始至终,从高一到高三毕业,彻彻底底地骗了他。不甘心感情被玩弄,他要让我付出代价。叫你来,也许是邀你一起,也许是想问你的意见。”
杨紫悦一直认真听着,忽然她凑近夏天,一把撩开头发,淤青暴露在外,“程星宇,你这是要她的命?!”
“对!”程星宇回答得斩钉截铁,“如果没有我爸的来电,你眼前的人将会是一具尸体!”
“你——”杨紫悦猛然起身,对着程星宇扬起手臂,一个耳光落在他的脸颊。
错愕多于恼怒,程星宇一时愣住了。
同样错愕的还有夏天,除了错愕还有欣喜,傻姑娘杨紫悦,终于摆脱了幻想的爱情,开始真实地认知眼前的人了。
“程星宇!别的不说,能考上G大,你就该感谢夏天!没有她,你还是不学无术的差生一个!骗你怎么了?骗你学好不应该是功德一件么?!没有她,你还不是张显的跟屁虫!恃强凌弱的狗腿子!……”杨紫悦破口大骂,顺便把从他这里受到的委屈全都骂出来。
骂声持续了十几分钟,夏天心生佩服,她怎么这么会骂?怎么有这么多事情可骂?
程星宇低头听着杨紫悦的控诉,时间仿佛在他身上静止一样,一动不动。
夏天默默给她倒杯水,放到她面前。
程星宇趁她喝水的空隙问出疑惑,“你俩不是敌人么?什么时候握手言和了?”
“从你变成好学生,带着大家为高考冲刺开始。”杨紫悦放下杯子,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程星宇,平心而论,如果我是你女朋友,每天想得最多的肯定不是学习。你有今天的成绩,最该感谢的人就是夏天。欺骗你的感情怎么了?说谎骗你怎么了?不都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好吗?——这一点我自愧不如。我太自私了,只想从你身上得到,从未想过给予,所以我心甘情愿地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