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第52章 跨年,終了

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
小說推薦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重生七零锦鲤小甜宝
李二珍让朱林玉又打了热水给赵满宝擦了擦脸,然后细细的给他脸上上了药,换了衣服洗了手脸的赵满宝看着竟然要比之前精神好多,而且他的长相竟然比五丫六丫更出挑一些,浓眉大眼的不说话绝对看不出来这是个有问题的孩子。
就这一通捯饬李二珍都不知道又多掉了多少眼泪,直到天黑透家里忙活起来才没人有心情去想别的,满脑子就是要准备的丰盛的年夜饭。
天黑后家里人草草的吃了些饭,赵大江跟三个儿子在正屋里说话,娇娇和纪修霖去了四房屋里跟七丫和两个弟弟玩,不多会儿大房和二房的孩子也都来了,一屋孩子叽叽喳喳的很是热闹。
王奶奶吃过饭后也跟着过来赵家帮忙,张赛花和朱林玉在外面帮忙打下手,虽然伸手出来冷可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时不时的还逗个趣说个笑话,一家人闹哄哄的等着年夜饭。
赵老四在正房里坐了一会儿回了自己家,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只鞭炮朝屋里的小辈们摇了摇,“我这里有爆竹,谁要。”
娇娇坐在炕上看纪修霖写字,七丫在另一边带着两个弟弟和满宝画画,大丫还在正房赵树英那屋看书,五丫和六丫一人抱着一本娇娇的小人书看的头都顾不上抬。
这种东西男孩子大小就喜欢,大房的两个小子当仁不让急哄哄围了过来,赵老四便给他们拆了一挂一人分了几个又点了香带他们去院子里玩了。
因为家里孩子太多,李二珍最后决定早点吃饭,然后各回各家。
正房里一桌都是家里的大人,四房的炕上一桌都是小孩子,赵树英和大丫因为最大被安排到大人一桌。
“开饭喽!”随着赵老四的一声高呼,赵家的午夜饭开席了。
当天夜里后半夜又下雪了,娇娇一大早就被拜年的人敲门声吵醒,随后跟着稀里糊涂的得了好些压岁钱,钱虽然不多可都是大家伙的心意,谁来都说是因为托娇娇的福才过了个好年。
转眼又过了几天,初七八的日子镇上的店面都开业了,就连公社里王队长都放了一挂鞭炮,那红红的纸碎落在白白的雪上显得格外艳红。
而赵老二选了初八这天跟周长丽办了离婚手续,两人之间除了孩子彻底没有纠葛。
其实初三那天周长丽还回来过,哭闹着非要赵老二原谅她,恰好满宝出来尿尿看见了她,结果吓的全都尿在裤子里了,可见平时这孩子是在她面前受了多少委屈,要不然哪有孩子被亲娘吓的尿裤子的。
最后周长丽哭喊累了,一个人在门口坐到天黑便离开了。
两天后纪修霖跟着王奶奶离开了赵家村。
正月十二一早,娇娇正带着满宝在炕上画兔子,就听院子外响起很多嘈杂的声音,像是很多人都聚在门口说话。
“小蝶,外面出什么事了?”她看了眼窗外,院门关着看不到外面,只能在脑海里问金幻蝶。
这小东西自从认主后睡了一天一夜,现在整天都在外面乱转,村子里的八卦比她知道的都多。
“爹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奇怪的东西,大家都围着他看呢!”
妾不如妃 小說
麻雀系男友观察日记
奇怪的东西?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小说
赵老四今天早上天刚亮就去镇上给郭老送东西去了,难道······
娇娇想着就穿鞋下了炕,满宝一看她要走忙穿上鞋跟了上去,还紧紧拉着她的手生怕自己被落下了。
千年静守 小说
“不怕,我们出去看看。”
到了门口,满宝听见外面的声音有些打怵,拉着娇娇的手怎么都不肯走。
“娇娇,有坏人,坏人打,打人,疼。”显然是门外的声音让满宝没有了安全感。
两人正在门后说着,院门被人推开了,赵老四推着自己刚骑回来的自行车边往里走边赶身后那些跟着来看热闹的村民,“大家伙都回去吧!”
“都回去吧,这有啥好看的,都回吧,这大冷天的。”
门推开,自行车前轮差点就撞到娇娇身上吓了赵老四一跳,“哎呀,撞着没?你俩咋站门后,这要是用劲大了可不把你们撞倒了。”
果然,真是赵老四把自行车提回来了,娇娇看着眼前这辆黑亮的二八大杠满意的咧嘴直笑。
“没事,爹,这车真到了啊!”这下等上学就不用走着了,有车坐了。
“是,到了,我正好就给骑回来了。”
赵老四说着就把车推进了院子,那些村民怎么说都不走,最后还跟着进了院子,全都围着自行车研究个不停。
“哎哎别乱动,看看就行,别动。”
“对对,看看,这东西可贵了,看看就行。”
“老四行啊,这都买上自行车了,俺咋听说买这车不仅钱多还要票,你哪来的票啊?”
众人围着自行车七嘴八舌的说着,娇娇和满宝两个小豆丁被人群挤到了后面,最后两人坐在门槛上直等李二珍回来做午饭众人才不舍的离开。
“哎呦,这车真好,看着也好看。”张赛花听见动静也跟着过来看,围着那辆自行车怎么看都看不够。
过了这个年后几家的感情好像得到了缓和,张赛花和朱林玉表面上也都变的很和谐,就连对娇娇和满宝大房都好像有了笑容,说到底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跟着大家伙有肉吃,谁能跟好日子过不去。
“是好看,也是真的贵。”一百六七十,他一年工分才七十几块钱,这辆车他要不吃不喝攒两年半才能凑够钱,更不要说自行车票根本就弄不到。
赵老大蹲在车旁看了又看,最后忍了忍实在忍不住了才朝赵老四开口,“老四,能不能借哥骑骑试试,你教教我也行啊!”
“行啊,咋不行了,咱在门外路上练就行。”赵老四说完就已经推上车往外走,他这爽快劲弄的满心忐忑的赵老大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连张赛花都没想到赵老四会这么痛快,反正她自问这车要是她家的,她是肯定不会让被人骑,万一给摔了咋办。
这可能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差别,境界。